当前位置: 首页 > 纪检故事

纪检人手记:老徐的树钱拿到了

日期: 2020-12-15 08:43:00      来源: 十堰市纪委监委网站

  “张书记,太感谢你了,我拿到树钱了。”12月13日一大早,刚上班就接到了老徐的感谢电话,这才缓过神来,回应道:“哦,你是辽坡村老徐呀,拿到钱了就好。” 

  事情要从半个月前说起,当时我正在六官坪村对受处分干部开展回访教育,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来电人一上来就问“你是镇上纪委张书记不,你们政府干部张明水欠我的树钱不给,你管不管,你不管我就找县里。”我当时就愣住了,个人经济纠纷好像不归纪委管吧,但是群众无小事。 

  再询问经过,当事人告诉我,他是辽坡村二组村民老徐,2015春,土门镇时任福利院院长张明水在他家挖了两棵香橼树用于福利院绿化,树栽了好多年了,到现在都还没拿到钱。他问张明水要钱,张明水说没有此事,他找现任院长范宝勇要钱,范宝勇说,不是他手上的事,他不管。老徐要纪委给个说法。 

  范宝勇2020年才担任的福利院院长。他平常工作敬业,待人热情,多次年度考核都为优秀。以我对范宝勇的了解,这事有隐情,老徐没有说出来。群众无小事,搞清楚情况才能解决问题。我当即给范宝勇打了一个电话,他一听我说这件事,就告诉我,这件事他也是昨天老徐给他打电话后听说的。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当事人除了口说之外,没有任何凭据能证明当时张明水挖走了两棵树,而张明水没印象了;二是老徐说,当年一棵树值1000元,现在要值1500元,两棵树要值3000元,少了不行。 

  我又电话联系了张明水,请他回忆买树的事,他坚持说没有买过群众的树。问他福利院栽植香橼树的事,他说栽过两棵,但是群众给的,当时树不大,群众没提要钱的事。 

  第二天,我带着福利院长范宝勇,找到了老徐家里。老徐院子里有几棵手膊粗的香橼树。看到干部上门,老徐有些不好意思,但坚持说政府干部买树没给钱,不合适。经过交谈,老徐才说出自己的目的,今年接连做了两次手术,个人自付医疗费用一万多,别人都说能办低保,但是村上不给办。想着当年送了福利院两株香橼树,就想以此为由找找福利院,让院长跟村上说说办低保的事。 

  两棵香橼树是这样的,土门镇福利院建在辽坡村,2015年春,时任福利院院长张明水到老徐家走访时,看到老徐家有不少香橼树,就说这树不错,我挖两棵栽到福利院去,老徐让他自己挖,张明水挖了两棵大拇指粗的香橼树,后栽到了福利院绿化带中。双方均未提过钱的事。 

  对于低保的事,我们跟老徐认真讲解了申办程序,说明了村干部不申报的理由,老徐连连点头;关于树的事,我们根据当前的行情,约定500元/棵;同时,我们提醒老徐申报临时救助,并告诉他流程和申报资料。在离开老徐家的时候,老徐送了100多米。 

  老徐的事情,让我深深地体会到“户户走到”的重要性,也越发坚定了我走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张俊飞) 

  

主办单位:中国共产党十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鄂ICP备11016948号-1 技术支持:十堰政府网

地址:十堰市北京中路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