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之窗 > 巡察监督

巡察组“灵丹妙药”治好了“难缠病”

日期: 2019-12-23 11:48:00     

   “我为组里修路的钱有着落了,我的‘心病’好了,这多亏您们巡察组的帮忙,以后我再也不上访了。”十堰市郧阳区青山镇蓼池村白正兵握着巡察组副组长潘琳的手感激地说。
  以往,提起白正兵的名字,青山镇信访办干部直摇头说:“这人不好惹,难缠。”

  而今,镇信访干部翘指道:“巡察组的‘灵丹妙药’真得劲,‘治’好了他的‘难缠病’。点赞!”

  今年3月的一天,郧阳区委第二巡察组在青山镇蓼池村入户走访,副组长潘琳见一辆黑色皮卡车停在公路旁,边上前说:“师傅你好,耽误你几分钟时间,问下情况好吗?”

  那人不屑一顾的“嗯”了一声,说:“你们是干什么的?”

  潘琳说:“我们是区委巡察组的。请问,你是哪里人?看见村里贴有巡察公告吗?你对你们村里有啥意见没?”

  哪知一问,那人就来了气。他说:“我叫白正兵,就是这个村的人,以往我也当过村干部,因我与原村支书脾气不合,说不上三句话就吵,我硬气不干了。有些事,说了你们也解决不了,我还要上访呢。”

  潘琳听了他的话,顿时心里一愣,见来者不善,便以柔克刚微笑着说:“你是考验我们吧,那就说说看是什么事?”

  他接着说:“2014年夏天一场大雨,把我们组的公路冲的坑坑洼洼,百姓出行很不方便,一个年老人在路上摔了跤,脚也骨折了。于是,我向原任村书记说,我先垫钱请人工把这条路修修,等村上有钱了给我,他也答应了。可路修好后,他却说:“这是你自己自愿做的好事,村里没有钱给你。”这不是“卸磨杀驴”故意报复我,不给我钱吗?后来,我看软的不行,我要来硬的,回家后我想了想,便把村里的电机卸掉,拉到我家里,看给不给钱。”

  听了白正兵的怨气和他制造的“恶作剧”,潘琳说:“你心里的有憋屈,我们能理解。可你把村里电机拿到家里占为私有,你也是当过村干部的人,别人咋看你?至于你修路的钱,我们问清楚了,属实,一定帮你解决。”

  当晚,巡察组找到包村镇干部了解情况。包村干部说,原村支书因对他有意见,没给他兑现修路的钱,可村支书在换届时落选了。现任村支书说,那是前任的事,迟迟也没给他落实。对此,他拿村里的电机不归还,收村民的2550元合作医疗费也不上缴,10几户的社保卡也不发,还到处上访。

  巡察组对这久拖未了的问题,迅速反馈给青山镇党委和蓼池村党支部,并就如何尽快解决进行了详细交流。

  随后,巡察组又把那人“请”到驻点,以“拉家常,话亲情”来感化他,解开他心里的“疙瘩”,扶正其扭曲的心灵。

  对这互为交织的问题,巡察组同镇党委共同商讨,最终决定以“锣就锣打,鼓就鼓敲”的办法解决:一方面对白正兵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做思想工作,使他明白了“为瓜只为瓜,为菜只为菜”就事论事,不应该胡搅蛮缠。认识到拿集体财产占为私有、所收医保费不上交都是违纪的;对村民的社保卡不发是不道德的。一方面责成现任村支部“新官理旧账”,尽快认真核实好白正兵为组里修路的工钱,使其一分不少的兑现。

  通过内外攻克,白正兵对巡察组说:“我这个人就是服软不服硬,对修路工钱有着落了,怨气消除了,我也不会‘格外’了。”至此,他把拿村里电机归还了,2550元医保险费和十几户村民的社保卡,当场交到镇纪委书记手中,并毫不犹豫的写下了绝不再上访的保证书。( 陶国功 潘琳 王小虎  ) 

主办单位:中国共产党十堰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鄂ICP备11016948号-1 技术支持:十堰政府网

地址:十堰市北京中路8号